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

讓朔子轉大人的一次夏日青春漫步

18 歲盛夏的告白

當日本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說到,台灣限制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,是 " 大大傷害 " 包括福島居民在內的日本國民,我認為這話真欺負台灣人,因為日本人自己才是大大傷害福島的核災受難者.

電影中,從福島來鄉下避難的高中生孝史,受到同學的言語霸凌 ( 精子都有可能有核輻射污染之類的惡毒攻擊 ) ,心靈受創,難以融入校園生活,因而輟學.他莫名其妙地被推上反核大會上講話,迷失倉皇,進退失據,讓人於心不忍.日本人有意無意歧視福島災民,肯定不是孤例.

八零後導演深田晃司拍的這部 " 河邊的朔子 " ,是透過朔子這位 18 歲大學重考生的視角,以日記的形式,進行的一場盛夏青春漫步與自白.原來看似寧靜的濱海小鎮,竟像萬花筒一樣,呈現日本不單純的社會百態,導演以一種超級淡然,加些許幽默嘲諷的手法,揭開朔子身邊親人朋友的秘密.

福島男孩孝史在兔吉叔叔的旅館打工,這間旅館其實是色情交易的場所,眾人皆知,直到親眼見到被霸凌的國中女生,也成為好色民意代表的援交對象時,孝史終於爆發了 ! 兔吉也覺得這個年輕人該離開了,但是要去哪裡 ? 故鄉福島歸不得,恐怕最後只能打零工維生,無力翻轉命運,注定成為魯蛇一族.

高學歷的熟齡阿姨海希江,可以畢生研究印尼文化,翻譯印尼文學,卻與社會疏離,連朔子都覺得其實很多日本人更需要關懷.她的情人,有婦之夫西口教授,特地來鄉下拜訪求歡,沒想到卻主動邀約兔吉的女兒,大學生辰子開房間休息,辰子鄙視自己的父親,花著父親當皮條客賺來的錢上大學,雖然羞愧,卻也覺得理所當然.

每個人都有苦處,都有秘密, 18 歲的盛夏時光讓朔子忽然間長大了,她看清人情冷暖,世態炎涼,和孝史的一夜出走是最大的叛逆.但畢竟多數人仍然要活在一條安全的軌道之上,朔子明白自己必須付出才能在社會立足,乖乖回去補習,努力考上大學,恐怕是眼前唯一的選擇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